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独燕的博客

孤独燕欢迎您光临!

 
 
 

日志

 
 

自在的写作:让生活和精神平行  

2012-07-05 10:29: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在的写作:让生活和精神平行

            ——骆美英文集《喜欢简单》序

           侯四明

我知道,骆美英是把写作当作一种娱乐。

骆美英的娱乐方式主要有三:喝酒、锻炼、写作。她在健身锻炼方面的“才能”我略微了解一些,我也不喜欢锻炼,我听说她喜欢跳舞,我没见过。我见过的是她打羽毛球和乒乓球。她曾是县羽毛球协会会长,黄昏和清晨,泗县文庙广场打羽毛球的人中,极有可能有她。有一回我试着和她打羽毛球,结果我在迅速落败后,想到一个词:三下五除二。

我觉得给骆美英的娱乐方式排序,当是喝酒第一,写作第二,锻炼第三。三者之中,除了锻炼我在“局外”,其它二者,我都了解不少。

先说喝酒。我认识她,是从酒开始的。大约是06年春夏之交,我因为参与编写市委、市政府约写的《话说宿州》一书,和参与撰写的几位老师一块到泗县搜集素材。中午在县里安排的接待宴会上初见了她。座中的她泛着红晕的微笑里含有一种羞涩腼腆,像闺中女孩般。文友相聚,酒当然少不了的。也许是和我们不熟悉,她话不多,那酒也是由小口轻呷,不失风仪。轮上她敬酒,老师向她介绍我,她惊喜地说:“早就知道你的大名,心里觉得你该是个老头儿,谁想这么年轻啊!”我有些尴尬,解嘲道:“要不,老头和你喝个雷子吧!”她并不示弱,腼腆收起,豪侠渐露,端起碗一饮而尽。泗县喝酒用白瓷碗,一碗二两多。我们市里来的一行人目送她把酒喝下,全是一脸惊异。她喝完酒,不坐下,碗底面向我,“逼”我喝。我只得带愁吞下。觥筹之间,兴致忘我,骆美英和同来的女伴都喝了不少酒。宴后,她和女伴搭乘我们的车来到距离县城10多公里的虞姬墓。据说在黄昏和青冢中,也许是酒的作用或是人生遭际的催发,她和女伴的眼泪“模糊了历史”,和千古美人虞姬进行了一次千古长谈后,她写下了诗歌《感受虞姬》:

草长莺飞花开花落

碑文模糊了历史

留下瞬间悲壮

那已经刻入玻璃塑像的

项王怀中的虞姬啊

你是否

在倾听鸟语蝉鸣

渐行渐远的脚步

……

诗中,对虞姬的“贞洁”和“忠义”表达了敬仰,也对虞姬的柔情与刚烈给予了赞许。其实,骆美英还真跟虞姬有点相似处,那就是柔情与豪爽。骆美英是那种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的人,这在酒中同样有体现。骆美英酒前酒后和别人迥然不同,一般人是酒前静,酒后动,她是酒前动,酒后静。她没有一般人的扭捏作态,不掩饰会喝酒,宴席间欢声笑语,推杯换盏,不亦乐乎,对巧言拒酒的从不留情面,直言其“假姿”。真喝高了时,她就会变得很安静,不是垂头小憩,就是光听别人说,只听只看不说话。俗话说,酒后识人,骆美英就是这样一个“阳光”的真人,不设防也不圆滑,奔放热情而不失典雅。有人误以为骆美英的热情豪爽是有隙可乘,其实是打错了算盘,往往会被她挟枪带棒地一顿“痛击”。

2008年从春天到秋天,我派驻泗县进行“四民”活动宣传报道,工作之余常会参加县里文朋诗友的聚会。骆美英给我打电话,从来都是打一声就关,等我给她回过去,说我电话是公费,得给她省电话费。这个连电话费都要省的人却是省小钱花大钱,待人接物是热情大方,请人喝酒从不吝啬,经常都是她作东请文人聚会。泗县人喝酒和别处不同,是用小瓷勺把酒从碗里舀到酒杯里喝(大约是惜酒怕抛洒了酒),但骆美英很少这样喝,她直接用碗喝,或一小口或一大口,兴之所致,就一下喝一小碗(这叫放雷子)。就是这么个爱酒的人,有时遇到别扭人别扭事,谁劝她喝都不喝,就那么僵着。她是按照自己的内心需要来喝酒的女人,想喝多少,想怎么喝,谁也左右不了她。

酒中体现着真实自在。

我没有深究过骆美英什么时候爱上了酒,为什么爱上了酒,但我知道,酒照亮了她的生活。骆美英有一个网名叫孤独燕,她外表洒脱,也许内心是孤独的。酒与文学成为排解孤独的挚友。据她自己说,她偶尔会打电话给酒中女伴,说想喝酒了,于是女伴过来,一瓶酒对折,边聊边喝,酒给了她心灵的自由。

像爱酒一样,骆美英爱上了文学。

骆美英写作不仅来得快,而且写得庞杂,小说、诗歌、散文啥都能写,但写得好与坏她从来不去管它,她只想在文字中感受着快乐,享受着快乐。她健身锻炼、写作、喝酒、上网、出游占据了全部的业余时间。她只写她的,只为自己写作,纯粹凭借性情和心情码字儿,这种不刻意为大众的写作使文字获得了真正的自由。写作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消解了,在她那里,文字是自由的,她只关心写,不关心写得好与不好,她满足于写、并从中快乐。正如她在一篇文章中所说:

“文字是作者的心灵之声,文字是作者的情感驿站。在写作中充分享受着美好的时光,让文字洗涤自己庸俗的灵魂,净化自己肮脏的心灵,远离具有浓烈铜臭味的世界;让自己过得充实而不再寂寞;让自己活得洒脱而不再猥琐;让自己活得富有内涵而不再卑微;让自己走出虚伪,走出肮脏,走出寂寞,走出孤独;让自己高雅起来,高尚起来。修身养性,充实、完善自我,何乐而不为呢?”

骆美英的文字,和她平时与人聊天并无二致,她的写作,往往是从生活琐事入手,从日常遭际下笔,即兴地记录瞬间的感受,是娱乐,是倾诉,是她的心语。她写出来的作品其实只是自己的“文字照片”,照得好和不好,都是自己,都是不矫情的自己,是自由自在的自己。她不把文字提炼出“微言大义”,不给文字强加、嫁接任何东西。兴之所致,随心所欲。她不会花费太多的精力和心思去刻意追求文字的高度和深度,她不喜欢咬文嚼字,她的文字只是她自己心情的自然流露,所以,她的文字你找不到雕琢的痕迹,真挚、朴实,不做作,不虚伪。 

我认为:写作的动机不外乎三种:或为成名、成家包括流芳千古、或为捞取经济利益、或为抒情悦已。三种之中任何一种动机都无可厚非,都有存在的理由。其实,我倒是觉得,社会不能苛求所有作家都具有使命和担当,都去关心社稷安危、民生疾苦。创作原本是也应该是宽松的和多元的,即使是快餐写作,因为能悦已,就应该允许存在,这总比唱些谵妄的人云亦云的高调好。

骆美英的写作,是真自由和大自在。

就这样以“玩”的心态写着,不几年的功夫,骆美英不误喝酒,不误打羽毛球,不误当个好教师,不误当个好政协常委地写出了第三本书,成为远近颇有知名度的作家,这让人不解,也让人羡慕。回头想,骆美英何止是做得作家,酒家也做得,羽毛球协会主席也做得。只要是她乐于做的事,就能做得不一般,而且不为所做的事所苦所累。

这其实是一种境界。

文学是需要平常心的。别太当回事,别累着,即使想成名成家,也恐怕不是累出来的,也许放开姿态与心态,纵使写不了所谓的“好作品”,至少会收获写作的快乐。

不止写作,一切追求皆是这样。

            2012-7-5于宿州

简介:侯四明,著名诗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安徽省散文家协会理事、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宿州广播电视台记者。作品散见《诗刊》、《散文》、《福建文学》、《安徽文学》、《星星诗刊》、《诗神》、《诗歌报》、《诗歌月刊》、《诗林》、《绿风诗刊》、《诗潮》、《青年月刊》等报刊杂志,作品入选《中国当代散文精品集》、《安徽诗歌选》等选本,出版有诗集《蝴蝶,回家的花》、参与撰写《话说宿州》、《宿州文物》、《宿州文化春秋》、《崛起埇桥》、《蔡玉昊》等地方文化专著。两次被授予宿州“十佳中青年作家”称号,作品多次在全国大赛获奖。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