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独燕的博客

孤独燕欢迎您光临!

 
 
 

日志

 
 

滚滚红尘东逝水  

2010-10-08 10:22: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月29号下午,宿州广播电视台记者,著名诗人侯四明和我正聊着他的九旬老父,没想到晚上7点就从他QQ空间的心情里看见他写着“失亲”两字。我立刻联系好砀山的宿州的几位来往密切的诗友去宿州参加侯四明老父的丧礼。第二天早上回来,上班只半天时间,突然在当天的下午6点,又接到“灵璧诗友胡飚去世”的噩耗,真让我目瞪口呆,欲哭无泪。
        且不说侯大诗人的老父已经87岁的高龄,我还没有多少的哀伤,  可是,才到家上班半天,心情才刚刚轻松下来,就突然接到好友胡飚的去世噩耗,怎不让人震惊?
        胡飚,69年出生的人,儿子才满三岁,倾注一生血汗的诗集才刚刚出版,还没来得及赠送他本地外地的好朋友,以至于,他的诗集还堆在家中没有脱销,就这样带着遗憾,永远地离开了生他养他的白发父母,陪他爱他的年轻妻子,纠缠他依赖他的懵懂的儿子,以及所有关心他牵挂他的亲人和朋友,就这样带上永远未了的心愿, 离开了他热爱的故土和他热爱的事业,就这样,让所有关注他的人无不感到震惊和遗憾。
         一月前我还联系他几次,他都这样说,“姐姐,等我回灵璧,你再来看我吧。”真没想到,这句话成了他对我的永别。
         夜晚不停地唉声叹气,不停地翻身,为胡飚的英年早逝深感惋惜,为自己未能亲自去看望他而遗憾后悔,为自己未能在他生前多多爱护他关心他而深感内疚。
       国庆节的朝霞还没露出来,灵璧的文友,著名的书法家唐亮就打来电话,问我到了灵璧没有,其实,他哪知道,我一夜未眠啊。
       赶紧找车,一路不停催促司机开快点。到了灵璧见到好友唐亮,我已经泣不成声,到了灵璧火葬场,胡飚的爱人紧紧抱住我嚎啕大哭,我也紧紧搂着他的爱人大哭起来,低头看见地上自顾自地玩耍的三岁孩子时,我的心一阵剧痛。
       当我架着胡彪的夫人 送胡彪进了告别室(火化室)时,我再也没有力气架起她了。
        中午大喝三碗闷酒,心情低落到了极点,既为年轻的诗人,也为一个又一个脆弱的生命。 好朋友琳看出我心情不好,就鼓动我出去散散心,于是,于10月2号下午和朋友琳一起随旅行社去了西安。
         一路昏睡,当大巴行至临潼时,前面已经堵了长长的车队。焦急地等待三小时,心急的我迅速跳下了车,急速往前面去探个究竟,奔跑了三里路还是前望不见头,后不见尾。询问卖饭的老妇,她说,“早上5点 ,前面出现一起车祸,一辆车把另一车司机的头都撞飞了,交警正在处理事故呢。”
        愣愣地站立寒风中,塞外寒秋的冷风掀起我额前的长发,不时地用力拍打着我冰冷麻木的脸颊,仿佛整个世界都凝固静止了,此时,我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旅途中,想起好久没联系的好友小马,于是打个电话问候一下,结果,听见的是她悲戚的涕泣声,她的母亲,一位健谈开朗健康的八旬老人,突然在做饭的时候,晕倒在锅前,经查,已肺癌晚期。医生断言,能活两个月就已经很不错了。
        心在揪疼。无语!
         当参观至雄伟壮观的秦皇地宫的时候,尽管热情美丽的导游小姐,用极其温柔磁性的语言详细介绍秦始皇的地下皇陵如何讲究天文地理,风水八卦,如何的富丽堂皇,雍容华贵的时侯,却再也打动不了我那颗麻木冷漠的心。
           当王如何,为寇又如何?穷如何,富贵又如何?爱如何,恨又如何?生如何,死又如何? 哎!只不过滚滚红尘东逝水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