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独燕的博客

孤独燕欢迎您光临!

 
 
 

日志

 
 

寻根  

2010-11-24 17:25: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课的时候总喜欢上网写作的我,突然一天下午接到一个信息:“你是骆老师吗?我几年前就经常在《淮北矿工报》和《淮北文艺》上看见你的大名。请问你是哪里的人呢?我也姓骆啊,我找你几年才找到你啊。”
         我停止了写作,迅速存下他的电话号码,也要了他的QQ号码。经过几个月的交流,我逐渐了解了他。
         原来,他是《淮北矿工报》报社记者部的副主任骆永祥先生。早在几年前和淮北文友的交往中以及连续几届的淮北桃园诗会上就经常听说这个名字,可是却未曾见过一面。突如其来的一条信息,让我万分惊讶。我是个家族观念很强的人,立刻帮他打听了我房下的爷爷,叔叔伯伯以及我的几个亲弟弟。弟弟更是个家族观念很强的人,听说后也立刻要了骆永祥的电话和QQ号码。
        经过几个月的交往,骆永祥先生终于在11月23号, 带着另一个姓骆的淮北人和随行的同事,国家级摄影师,淮北的泗县人陈先生、司机徐师傅一行四人前来骆庙寻根。
        在交往的几个月中,我已深刻感知到骆永祥的厚道大气,热情善良的品质,他的美好品质和我老家骆氏族人有着惊人地相似,于是,我就有了一种预感,他的根一定在骆庙。
         23号上午10点半,接到骆永祥的电话,“我已经到了你学校的门口了。”我迅速来到学校大门,眼睛在急速寻找着熟悉几个月,却未曾谋面的同姓族人骆永祥。当我的目光定在一个憨厚端庄的中年男人脸上,我断定,他一定就是骆永祥。
       骆永祥也憨笑着望着我,他看过我QQ空间和博客里的照片,他向我走来了。我迎上前紧紧握着他的手道 , “你终于来了!” 一一和同行的客人握手寒暄后,我们立即赶往骆庙 。 
         路上,我急切地联系着村书记大弟弟,大弟弟热情地回答着,“那就快点来吧,我在家等着你们呢!”
         到了骆庙,在房下爷爷骆加敏和大弟弟骆宏任的带领下,我们首先参观了具有六百多年历史的神奇的瑞麟庵。
          高大粗壮的几根木柱支撑起六百多年的历史,那么厚重,那么庄严,又那么肃穆。新立的几座菩萨铜像,在闪着金色的幽幽的光芒,给这座神奇的瑞麟庵更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抬头望去,左边的墙上,刻着一块碑文,尽管碑文斑驳模糊,我们依然能够识别出碑文的内容。碑文介绍了瑞麟庵建于明朝崇祯年间,清顺治11年第一次重修,记录着骆氏族人捐资修庵者的名字,以及此碑文出于谁手。从此中,我们不难发现,捐资者是何等的虔诚和庄重。
           带着沉重的心情走了出来,骆庙村书记骆宏任介绍说,门外还有两块碑文。
         左边碑文上详细介绍了第二次重修瑞麟庵的时间和原因,道光四年岁次甲申,骆氏族人合计着捐资重修瑞麟庵,并在石碑上刻下了一个个虔诚的名字。
  当我们目光触到右边的石碑上,一段神话故事跃入眼帘并将伴随着石碑永垂不朽:咸丰三年秋天的月夜,忽然大风骤起,庵瓦尽飞,墙壁被拆,支柱全拆,灵光在庵上闪现,村民疑问顿生,迷雾重重:“前人苦心何为而至此乎?”有人疑为龙至此,有人疑为怪至此,都未敢深信,但是,凡是亲眼看见这种灵验现象的人无一不惊异叹息,数百年没有这样的现象发生过啊!
  于是,召集骆氏族人紧急募捐五千,卖庙田十数亩,协力共济,六人引领者,带领族人于咸丰五年重修了此庵。庄重地立碑记录着捐资修建的时间、原因以及募捐者的名字。
           据村书记骆宏任介绍,瑞麟庵从建立后共经历了五次大修。顺治11年,道光四年,咸丰五年,96年,08年,都是有当地骆氏族人合力募捐重修,每次都立碑刻下了捐资者的名字。08年由村书记骆宏任带领支部申请,由县财政出资10万元结合村民募捐重修了瑞麟庵,并修建了院墙和门楼。
           据说,文化大革命前,瑞麟庵香火鼎盛,庵前的大树上彩缎飘扬,每天前来求子求福的人络绎不绝,瑞麟庵下面还有一个小庵,小庵内木偶菩萨像林立,都被文化大革命中的造反派砸了。
       骆宏任还介绍了一个真实的故事,建国初期,庵内来了一位30多岁刚死了丈夫半路出家的尼姑,尼姑还带来一个十几岁的亲侄女小尼姑,小尼姑后来还俗和当地的骆氏结了婚,从此过起了安定的凡人生活,再也没有来过瑞麟庵,性格古怪孤僻的老尼姑在当地村民的赡养下,独自吃斋念佛穿着布衣大褂活到了近百岁。
   骆虎介绍,传说,庵底有一条巨龙经常出没夜间,头伸向庵北的潼河饮水,河边有一条通向庵底部的大洞。
    然而,传说毕竟是传说,既美丽神奇也增加了几分庄重肃穆,可是碑文却是最真实的,它刻下的却是永远的记忆,一些名字将伴随着岁月注入了永恒。
        我们同来的骆氏族人,在新来的六旬老尼姑的细心指导下,一个个虔诚地叩拜在菩萨铜像前,也亲自聆听了一段广为流传的神话故事。
        瑞麟庵门口的汪塘,我们自小玩耍的地方,小时候摸鱼戏耍却从没感知到其中的神密 。  六旬老尼姑介绍说,“六十多年来,塘里的水都没干过,在5月21号文革后骆庙首届庙会前突然干枯了,几百年没听说过更没人看见过的裂缝上面 神奇地显现出一条龙的印迹来。”老人边说,边用手比划着。
         带着神秘,带着庄重,更带着无比的崇敬,此次寻根的骆永祥早已被骆庙骆氏族人的热情好客豪爽大气憨厚善良的美好品质深深地打动了。午饭后,我和弟弟骆宏印带着骆永祥一行参观了泗县国家级石龙湖湿地公园,在骆氏族人热情真诚的挽留声中,骆永祥一行恋恋不舍地踏上了寻根回家的路。

        图片

 

寻根 - 缨子 - 孤独燕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98)|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