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独燕的博客

孤独燕欢迎您光临!

 
 
 

日志

 
 

灿烂在精神家园里  

2009-06-22 08:34: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序骆美英文集《生命的阳光》

                                                                   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高正文

 

       “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时光中,感受它的流逝。它是如此的强大,而个体的生命却是如此的脆弱。尽管如此,我们仍要在时光的河流中跳出好看的浪花。先是喧嚣,然后才是寂静。我尊敬所有生命在时光中的爱与死、弱小与悲壮,所以醉心地用文字歌唱。”
         说这话的是湖北女诗人阿毛。
         生命就是喧嚣然后寂静,就是悲壮在爱与死中的扑火的飞蛾。写作亦是。在如此强大的时光中,想要流芳百世的写作是谵妄的,在如恒河沙数的写作者中,在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浩淼时光中,个体的写作只能“先是喧嚣,然后才是寂静。”归于寂静,这是最绝大多数写作者的宿命。
        尽管如此,最绝大多数写作者还是不息不倦地写着,还是前赴后继地写着。这令人动容。
         我再次想到那些黑夜里扑向篝火的飞蛾,它们的身体(生命)在火中“呯”地炸了一下,然后像柴禾一样成为火的一部分,在旺盛的火的群体里发出属于自己的微弱的光明。飞蛾让自己变成微不足道的柴草,我想,它这样做的价值在于“爱”!爱光明,哪怕光明会伤害它。它渴望光明照亮生活,哪怕它自己成为燃烧的光明的一部分,但生命有了张扬,活便有了意义。
        写作者的写作最终归于时光之火。写作者只能通过写作这种燃烧短暂地照亮时光中的自己。
        这是写作的本质。这足以令人肃然起敬。
        这也是读骆美英文集《生命的阳光》给我们的启示。
        把写作当作生活的一部分,用写作照耀生活,这是骆美英的观点。她在《生命的阳光》一文中说,“人活着是需要支柱的”,写作就是她生活的支柱之一。因此她不刻意追求作品思想和文本上的高度,她只想通过写作寄托她的喜怒哀乐,在她看来,写作是让她“痛并快乐着”的事儿。
        我想,骆美英就是飞蛾的一只,在扑火的过程中享受快乐,在浴火的时候发出自己属于自己的亮光。因此她是自足的,自足地用真诚、良知和回忆筑造精神的小屋。
在骆美英那里,几乎触目所及都能形成文章,哪怕是细微的事物。这是她的本领。不必说一条鸡腿、一根油条能够勾起她辛酸的往事,也不必说一枚胸针、一粒米让她看到了做人的品德;即使是《广场的风》也能使她捉笔成趣,一次吃泥鳅,她也能吃出她一贯的人文关怀和哲思来――在骆美英心的凝视中,她渐渐跟养了20天的泥鳅有了“感情”,她不忍心继续让泥鳅“饿以待毙”,忍痛当起了“刽子手”:
       “先把水里泥鳅用小筐捞起来,简单清洗了一下,连水一同放进热锅里,加热煮开。听着锅里泥鳅更有力地蹦跳,把锅盖都顶起来了,我心急如焚,悄悄躲一边,没敢看锅盖动,渐渐地,锅里只有水声了,我才敢伸出头来。”
         寥寥几笔,把作者心疼、胆怯的心理作了传神的描摹。
         从中不难看出,骆美英丰富的情思来源于她用心凝视事物,用善良和平等的心烛照事物。有了这种烛照,便有了对“即使在臭水沟里也能生存”的泥鳅品格的礼赞: 
         泥鳅外表虽然不美,可是,我却非常崇敬它所具有默默无闻、无私奉献的精神以及无论生与死所具有的傲骨傲气,更崇尚它所具有的出污泥而不染的高风亮节。
        写作的着眼点多,是骆美英的又一特色。天性敏感的女性作者,往往沉浸在个我的情感世界里,很难走出这一片小天地。骆美英当然也写个我,但是她“生命的阳光”更多地照在广阔的世界里。她同情井下矿工:“这世界上还有比井下的工人最辛苦的吗?他们终年工作在井下,很少能够见到太阳、星星和月亮,很少能够与亲人和朋友团聚,人间的高楼大厦,花前月下,欢歌笑语,车水马龙,霓虹闪烁统统不属于他们”;他歌颂税官:“在这和平年代里,不会有董存瑞的英勇,不会有黄继光的壮举,在这没有战马的嘶鸣,没有刺刀和硝烟的战场上,仍会出现一个又一个恪尽职守,无私奉献的英雄”;她赞美家乡泗州:“数千年的风雨人生/数千年的沧桑世事/连同那许许多多的无光泽的歌/淤积成一层又一层/厚重的历史/那么严肃/又那么神奇”;她感受历史深处的虞姬:“一腔热血染红了江淮大地/一世情爱震惊了中外古今/为了贞洁为了忠义/演绎了一场/泣鬼神惊天地的悲壮神话”;她在泥塑前思考:“寂寞呻吟着的泥塑/如果也有一颗搏动的心脏/他们一定会走出这/无数苍凉的烟尘/去追逐着世俗生活的乐趣”。      
          从 骆美英作品看到,事物进入她多情的内心后,她就会迅速把事物染上自己的感情色彩,并付诸文字。
         写作成为骆美英追求快乐的方式之一,因此她追求写的过程,而不是写的结果(即艺术上的高下优劣),这和文章千古事、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杜甫,苦吟诗人孟郊、贾岛、李贺大相径庭。这是究竟写作凌驾于写作者,还是写作者凌驾于写作的分歧。显然,在骆美英那里,写作者凌驾于写作。正是这种心态下,骆美英写得多,也写得快,并且写的轻松。也正是这种心态下,骆美英把写作中的十八般兵器都耍了一遍,小说、散文、杂文、新诗、旧诗都曾涉猎,她根据内容需要选择形式,目无旁骛地醉心于自己的写作,写作呵护了骆美英。她也沉浸于写作的快乐:
我努力地用虔诚的双手
执着地使文字绽放出最美的色彩
在葱郁的文字田野里
寻觅精神乐园
――《无题》
       在这个“精神乐园”里,她可以自由徜徉,她可以任意畅想:
    捧着一支短笛
    任音符
    在田野上空飞翔
    桃花张开了翅膀
    把春梦拥回了家
        ――《感悟1》
        诗人雪莱在《为诗辩护》里这样诠释诗歌:诗是快乐、良善心灵中的快乐良善的纪录。可以说,不单诗,一切文学样式都是快乐、良善心灵的纪录。它以良善心灵的纪录快乐着自己,继而快乐着他人。这是写作的初衷。在这样的初衷下,我们不菲薄苦吟作家,我们也尊重平民化写作,甚至是快餐式的写作。
       写作是照耀自己的生活,同时也照耀他人。
        骆美英无疑谙熟了写作的“三味”。她正像诗人阿毛那样,看透而不看破,在有限的光阴里追逐有限的快乐。
        骆美英的写作让我有了活着和写作者的思考。对于活着,东西方社会是有差异的:比如德国人是在不断地享受生活,想方设法寻求快乐,而中国人则在不懈地追求生活,少数人甚至含辛茹苦地寻求虚妄的意义。当追求生活不为享受生活,那么追求就已经失去了意义。写作亦然,写作是为了享受写作,而不是为了追求写作。我们写作,完全是因为这个过程有快乐,这个过程有美丽。
        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在写作之外,骆美英的生活也是很阳光的。她为人豪爽,爱好广泛:她善于饮酒,看上去羞涩文静的她,喝起酒来不让须眉,她好用碗作量词,电话告诉别人她今天喝了几碗酒,当然盛酒的碗远没有日常吃饭的碗那么大;她擅长打羽毛球,在她所居住的那个县城,她以羽毛球的实力(当然也因她非凡的热情和组织能力),成为县羽毛球协会会长;她同时还兼任着县政协委员、县诗词学会的副秘书长等职,有了这些“职务”,加上本职的教学工作,加上不间断地写作,她每天可谓忙得不可开交,她乐在其中。
        “让梦与心儿一起飞翔,让我们在漫漫的人生旅途中,给彼此一束光亮吧。……彼此做对方生命的阳光吧,那样,你的生命才会更有意义。”她说。是的,有了这样的爱心,美英的生活必定多姿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