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独燕的博客

孤独燕欢迎您光临!

 
 
 

日志

 
 

我的母亲  

2008-07-04 11:05: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今年68岁了,头发比我的还黑。母亲身体很好,精神也很好。

母亲一生育有六个儿女,姐弟六人中四个吃“皇粮”,两个小老板。按理说,母亲现在最享福了。

可是母亲始终眉头不展。细细想来,可能是她过惯了农村的苦日子,不愿意呆在憋闷的城里,没人陪她说话,没人陪她逛街,就连上下楼都怕得慌,坐便器也是光溜溜的,让人坐着凉凉的,痒痒的,不舒服。

记忆中的母亲,年轻时候很高大,很健壮,可能是我们那时侯都很小的缘故吧。现在我们都长高了,看看母亲怎么变得那么矮小了。记忆中的母亲,精明,干连,果断,有主见。

生产队时候,母亲一人要挣双份的工分。在田地里挣一份,还有在收工时候再去喂养生产队的猪,另外加一天的工分。好几个猪圈的猪都归母亲一人管理,我自便成了小猪倌。

因为我是姐弟六个中最乖巧听话的一个,母亲经常叫我干这干那,慢慢地形成了习惯,只要有活,就喊我名字,别人在,她也不喊,这样,养猪成了我业余爱好了。

我帮母亲烧猪食,母亲端去喂猪,喂猪后,母亲去干农活,我就去上学。

母亲干起农活可谓真地不要命。割麦子居然一次能割五米宽,是我们的八倍。从黎明十分,干到中午才吃早饭,下午三点起,干到满天星星亮才能回家吃晚饭。我们经常饿得发晕,胸闷,我们也因此经常恨母亲残忍,要是谁在干活时候偷懒,那准得满身伤痕。现在细想起来,也不能怨恨母亲,生养了六个孩子啊,父亲经常喝醉了酒,就躺在家里什么都不问了,她也是急得无可奈何啊。

母亲不仅做农活不要命,做家务也是如此。她织出来的线衣,是远近闻名的好看,母亲纳底做的鞋也是当地出名的俊俏,母亲烙的10厘米厚的厚饼,也是当地最有名的,母亲烙的煎饼,一片片亮黄亮黄,喂养了一段艰难的日子。母亲烙煎饼一连要烙六个多小时,才能完成,那是我们全家生活的主食。

母亲最喜欢唱歌了,那是农忙过后一段闲暇的日子。晚上,我们躺在母亲的被窝里,都要听她唱几曲《东方红》《大海航行高舵手》《小儿郎》等好听的歌曲。我们母子七人成了“合唱队”了,只要她一起头,我们就合唱起来,悠扬悦耳的歌声传遍街坊邻居。也许是受母亲的熏陶吧,到现在我还喜欢唱歌,跳舞。

母亲的婚姻很不幸。母亲大父亲两岁,那时母亲21岁。母亲的父亲是当时当地最有名的大地主,父亲的父亲便把父亲当成婚姻的牺牲品。那时,年轻气盛的父亲不喜欢母亲,可是怎么也摆脱不了家庭的阻力,就这样和母亲结了婚。结婚了六年,分居了六年,25岁的父亲做了父亲后,脸上才渐渐有了笑容,可还是不喜欢母亲,经常打骂母亲。

长期在这样氛围中长大的我们,性格格外孤僻,要强,敏感。小时候就发誓:一定要走出这个没有温暖没有爱的家。

母亲和父亲的长期不合,成了母亲父亲心中永远的难言的痛。喝酒成了父亲唯一的精神寄托,一天一壶劣质酒精勾兑的白酒,渐渐麻木了父亲的所有的神经,也渐渐融化他的沉重地叹息,我们成了母亲父亲唯一的希望和寄托。

晚年的父亲嗜酒如命,经常呕吐,打骂母亲,那时母亲又和他分居了,由于长期酒精的麻醉,父亲双腿麻木瘫痪,卧床不起,母亲照顾父亲也只是做做样子,没有温馨,没有柔情可言--有谁知道她心中一辈子难言的痛?就这样,父亲在一次吃烟睡着后,被自己亲手点燃的火焰吞噬,那年他才56岁。

母亲从此便居五定处,老家空荡荡的两处院落,竟没一个人居住。受尽苦难的母亲想到谁家就到谁家住,但是她总是想着乡下的父老乡亲,留念那炊烟,留念那乡音乡情,留念那煎饼的浓浓的香甜。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