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独燕的博客

孤独燕欢迎您光临!

 
 
 

日志

 
 

我的父亲  

2008-07-04 11:10: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噩耗
         深夜12点,老家的妹妹打来电话:爸爸不行了,等你们回来呢,赶快通知大姐,二弟,三弟他们。我们接到通知,赶紧租好车。那天大雾迷蒙,我记忆中最大的一次雾,两米远的路竟然看不清楚。我们一路上焦急的求司机快点开车,原本一小时的路,竟然开了四小时。然而等我们到家,只看见还有余热的父亲眼角还在不停的流泪。
           我跪在父亲的遗体旁,仔细凝视着他的灰色的脸,我看见一张由于激烈挣扎而扭曲的痛苦的脸,此时,父亲一生与命运抗争的日子,仿佛回到这张脸上。
            我记忆中的年轻时候的父亲,高大,英俊,魁梧,洒脱,热情善良,豪放,一米八三的个子,经常牵着自家养的大狼狗,真的很威风啊。他也回经常骑马到街上兜风,那时着实吸引不少少妇。
         后来随着子女数字的逐渐增加,岁月的痕迹渐渐爬上父亲的身心。高大英俊的身躯渐渐弯了,满面红光的脸已变得形容枯槁,饱经沧桑。,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沉重的叹息。终日伴着父亲的,是当兵的叔叔带回的一只整日盛满白酒的军用水壶。
         一天一壶劣质酒精勾兑的白酒,慢慢融化了父亲的沉重的叹息,同时也渐渐麻醉父亲的所有神经。
 
    二、父亲的婚姻
          我的父亲和我的母亲生活了一辈子,也打闹了一辈子。他们是媒妁之言,父母包办的婚姻。父亲英俊洒脱,高大魁梧,母亲小巧能干,但是母亲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大地主,父亲的父亲就把我的父亲当成了婚姻的牺牲品。父亲一直不喜欢母亲,尽管我的母亲贤惠善良,精明能干又孝敬老人,可就是换不回父亲的爱。他们结婚六年,分居了六年,那时父亲19岁,母亲21岁。
          父亲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们身上,母亲得到了父亲的人,却永远没有得到父亲的心。分居六年是平静的六年,相敬如宾的六年,直到今天的我们实在是无法想象那六年是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人生最大的最难的考验。
        随着子女一个个诞生,父亲与母亲之间的争吵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强烈,辱骂打闹声此起彼伏,母亲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头上身上的新伤疤摞着旧伤痕,但是我母亲的意志是世界上最坚强的,她的唯一的坚定的信念就是:誓死也要保住这个家。
           八口之家的重担落在父亲母亲身上,夫妻不和是他们心中永远的痛。父亲经常喝得大醉。打母亲,打红了眼就打我们。我们家几乎天天有哭喊声,打骂声。在这长期的氛围中长大的我们,性格也分外的要强,孤僻,敏感,渐渐长大的我们都具有一个共同的理想:一定要走出这个没有爱没有温暖的家。

    三、我和姐姐
            我的姐姐比我大三岁,却是背着我一同入学。学校竟然破格录取我俩……因为 我姐姐不背我上学就要失学,一失学,学校就要受当时大队的批评。那时候的学费也不知道是几角,反正我和姐姐只交一个人的费用,共用一张泥桌,一条泥凳,写字的纸是父亲吃烟的包装纸,铅笔写到无法再用为止。姐姐迟钝,我聪伶,五岁的我竟然比姐姐成绩更优秀。我跳了级,得了奖状,还免了学费。初中的三年,是我一生最难忘的三年,那是我一辈子都会刻骨铭心的记忆。每周24张煎饼和一瓶油炒盐的混合物,五角钱的茶水费是成了我生活的全部,没有自行车,来回60里路,周六下午六点放学,我要到夜晚九点才能到家。一路上先是看斜阳,数星星,听风声雨声,树叶相互拍击声,想着想着自己的委屈,有时候竟不自主的低声哭泣。有时候也会一个人在黑暗中大声地歌唱,黑暗中的无尽的想象,越想越紧张的发抖,为了壮壮胆,竟学会吹口哨,直到现在我的口哨还是吹得那么棒。
           三年后,我成了当地远近闻名的最小的人最大的骄傲,家乡以我为荣,父母为我骄傲,那是家中我记事以来最为平静安宁的岁月,我也成了弟妹心中的偶像和榜样。
 
    四、父亲的晚年
           父亲一生最讨厌赌博和好色,喝酒成了他唯一的嗜好,随着年龄的增加,身体越来越承受不住劣质酒精勾兑的白酒的刺激了,他竟然变得双腿麻木瘫痪。
            父亲的晚年很凄惨。父亲和母亲晚年又分居了,因为父亲经常呕吐,打骂母亲。在父亲瘫痪的日子里,母亲照顾父亲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没有温馨没有柔情而言--有谁能知道她一辈子的心中难言的痛?
          就这样,父亲整日在病床上骂骂咧咧,没有一个子女在身边,身体一天天衰竭。
          有一天,他吸烟睡着了,等他被浓烟熏醒,身上已经燃烧着熊熊烈火,他没有一丝力气,就这样,被自己亲手点燃的大火活活吞噬。大火烧干了父亲的 全身,却没有烧干父亲的眼泪。等母亲从隔壁分居的院子里发现了浓烟,已经晚了。父亲一直流着泪,母亲一滴泪也没有---她的眼泪早已经流干。我的父亲就这样离开了他早已经厌倦的尘世,等我们行了本该一小时却行了四小时的路程赶到家的时候,只看见他那张灰色的脸上,还在不停的流泪,那年他才56岁。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