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独燕的博客

孤独燕欢迎您光临!

 
 
 

日志

 
 

第一次下井  

2008-11-06 09:37: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早很早就想到煤矿下回井,了解井下的矿工到底怎样。

          我不是什么大作家,也不是为了满足好奇心,我只是渴望更多地了解煤矿、了解煤矿的工人,尤其是井下工作在生产一线的工人。

       以前对煤矿所有的了解和认识都是通过朋友的介绍和网络的信息,这次,我真的如愿了,可是就在我“一指禅”敲击键盘的同时,我的泪水又一次因感动而滴落。

       下井的前一天,我激动得一夜没休息好。一点起来看看还早,三点起来看看迟到没有,四点又起来一次,这回我气自己气得不睡了,干脆打朋友的电话,叫她也准备一下,六点钟准时出发。

       一路上大雾弥漫,天地浑然一片,车子简直如蜗牛在路上爬行,心急的我怕出事,只好耐着性子委婉地催促司机:雾太大,车不能开快吧,你看摩托在我们前面了。司机苦笑。

       本该一小时多的路开了两小时半。到达矿上,矿长热情地接待了我们,看见老乡,矿长很高兴,聊起了他难忘的童年时代,他的割草,他的拾粪,他的放牛,还有他艰苦的高中时代。随后矿长喊来了安监处,叫来了女工部长,让我们戴上安全帽,拿好矿灯,换上工作服,勒好腰带,围好毛巾,穿上雨鞋,在安监处邱工的带领下,从副井乘罐笼下去,近六百米的井啊,约3分钟多点就下到井底了。

       从石门过去,井下 “钢轨”纵横  ,进入大巷走了一段路程后又转了一个弯,再往里要爬一段长长的斜巷,恰似一座高高的山,陡峭的斜巷是用木制的阶梯。我们顺着一尺宽的阶梯往上爬,好像感觉在爬华山,头顶身边到处是铁钉铁架木头,稍不留意,安全帽就和头顶的东西相撞,时不时传来摩擦声,暗自庆幸自己戴了安全帽,否则准会头破血流。

       几经周折终于来到了零采区一个采煤工作面的风巷。真不巧,我们到的时候正赶上工作面上放炮,一缕缕呛人的火药烟味加上煤灰屑浓重的味道扑鼻而来。风巷里的风是经过采煤工作面出来的伐风,真的很大,迎面袭人,吹得头发飞舞,你绝对不会想到风是从六百米的地面上压进来的。头顶上有很多水袋,水袋里都装有满满的水,据说那是预防瓦斯爆炸时的隔爆水袋。在风巷用工字钢架设的巷道顶端,设有水管和并排几个水龙头,定时地进行“喷雾”,据说这是为了保持井下空气潮湿不被灰尘污染,防尘灭尘用的。
       我们一行几人只好停止脚步,躲在放炮点安全距离之外。阵阵刺鼻的气味,我们都感到受不了,可是一想到里面的工人怎么受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的工作不分白天黑夜,严寒酷暑春夏秋冬……

        炮声停止,在安监处邱工的引领下,我们进入采煤工作面。路面越来越窄,也越来越潮湿,整个工作面的走向是向下倾斜的,而且角度颇大,约有近30度的样子。三排矿用液压支柱整齐地排列着,就像三军仪仗队在欢迎我们似的。如果不是戴了矿灯,我们根本无法行走一步。漆黑狭窄的通道,只能一人经过,我们弯着腰,脚下是刚刚开采出来的煤块。此时,工作面的链板机并没有走勾,大概是他们有意停勾让我们通过的吧。采煤的工人蹲在采空区的老塘边,我们很难分清是物还是人,他们浑身上下黑呼呼的,四壁也是黑呼呼的,只有矿灯照射到他们的眼睛发出了明亮的光芒,我们才发现这就是井下的采煤工人。

        黑色的衣服,黑色的脸庞,黑黑的煤壁,黑黑的煤,要不是采煤师傅不时的提醒:“注意安全哦”,我们不会发现这里有人。随机采访一个无法看出年纪的工人  :“师傅,多大?”“20了。”“工作多久了?”“三年了。”“多少钱一月?”“不知道,我还没有结婚呢,工资都是老头子领的。”“每天干几小时?”“没算过,反正每天早上四五点就下井了,有时要干到下午三、四点才能升井。”“那你中午在井下吃什么?”“有时候不吃,有时候就自带干粮,随便吃些,为了节省点,晚上回去再自己做着吃”。 问身边陪同下井的工作人员,他们有的说这些采煤工每天要采煤十多个小时,每月的工资收入却并不高。

        不论工资多少,不管工作多久,这世界上还有比井下的工人最辛苦的吗?他们终年工作在井下,很少能够见到太阳、星星和月亮,很少能够与亲人和朋友团聚,人间的高楼大厦,花前月下,欢歌笑语,车水马龙,霓虹闪烁统统不属于他们…… 为人作嫁衣的他们就这样长期工作在阴暗狭窄潮湿的井巷里,头顶是矸石,面对的是黑色煤层,脚下是深深的煤堆,呼吸的是浑浊的空气。他们的工作很繁重,回柱、放炮、挂梁、攉煤、抵车、支柱……他们随时会遭受矿井塌方,随时会面临瓦斯爆炸,煤气中毒,煤水渗漏等各种危险。再多的金钱也换不来宝贵的生命啊,世界上还有比生命更重要的吗?比比他们想想自己,我们还有什么资格抱怨命运的不公?我们还有什么本钱去怨天忧人?

        回到井上,办公楼林立,花草树木,阳光大道,人们西装革履,笑容春天般绽放,看看头顶蓝天白云明媚的阳光……可是我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回到家倒头便睡,此时我的心脏和井下的工人一起跳动,也一样的疲惫。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